-- 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

《我不是药神》观后感

dying to survive

今天把一直想看的《我不是药神》看了一遍。看完以后有一些感触。

以前没有了解过绝症患者的生存状况,所以也许不能体会得那么深刻,但是有一些情节,的确让我看得很泪目。

比如勇哥去老吕家吃饭的时候,老吕本以为妻子乘了一大杯酒是给老吕的,没想到他的妻子却是自己要敬勇哥,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,是勇哥走私来的便宜药给了老吕活下来的可能,给了他们家希望,让一个女主人去大杯地敬一个人,也是这个镜头让我觉得酒不是一无是处,也许情到深处,无以言表,全都融在了酒里。

还有一个镜头,是周一围演的曹斌盘问那些病人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愿意供出卖药的人是谁,因为卖药的人是他们的恩人,救了他们的命。曹斌审不出个结果,于是就要走,突然一个大娘叫住了曹斌,大概说了这些:“领导,能不能不要抓他,四万块一瓶的格列宁我买不起,吃了两年我已经把房子吃没了,我不想死,我想活,行吗?”具体的台词也许不是这些,但是商量的语气,一个“罪犯”在救人性命,而法律却不允许这么做,无助的人连活命都不得。如果这些天价药的确是因为研发成本过高,研发的药物公司不得不这么卖;如果药物准入部门没有从中抽取什么利益,只是合理地定价;如果印度的药厂真的是用不正当手段在生产这些药物,那能怎么办呢?命运太残忍,如果一切都是它该有的样子,我们好像真能祈求怜悯,药厂的怜悯,国家的怜悯,对走私违禁药的怜悯,仗义之士的怜悯,如果没有特别的怜悯,也许穷就得死。希望以上说的如果都是事实,而不是因为有人在用人命换利益,让无助的人只能从怜悯中得到希望。

还有一个镜头,黄毛出车祸去世以后,勇哥抓着曹斌问:“他有什么罪?他只是想活命,他有什么罪!?”从法律上来讲,的确有罪,可是换作是我,除了犯罪,还能做什么呢?只希望死对黄毛来说是一种解脱,在人间残喘也许很累吧。

最后是勇哥被判刑,送往服刑的路上的镜头。路两边沾满了病人,他曾经帮助过的病人。我想起来“十里长街送总理”,给我一种感觉,伟大而无助,伟大是勇哥看到这些病人心中不忍,贴钱买药,只为了病人们能吃得起药。无助是看着两边呜泱泱的病人们,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无力感,以后该怎么办呢?

这么多人得了绝症,除了怪自己命不好,别无他法。病魔不讲道理,非要降临,自己还穷,先是把家底掏空,最后再带走性命。只是我认为国家也有责任去救助这些绝望的人,我们的国家跑得太快了,甩掉了跟不上的人,没病的人都在生活里挣扎着,更何况这些得了绝症的人呢?教育、医疗、房产,真的适合作为用来盈利的产业吗?人们年轻时燃烧自己,奉献青春和健康,整个国家都在飞速发展,资本家和管理者坐享其成,大量得利,等到那些奉献自己的人老了,奋斗不动了,就可以置之不顾了吗?也许人太多了,不值钱吧。

目前感觉自己过得也不是很健康,如果有一天我也得了重症呢?不敢想象,也许就自生自灭吧。还是乐观点好,别没事想象自己会生病,乐观是能让身体更健康的。

最近的疫苗事件,又一次让我对这个环境产生了不满,了解到这些人吃着人血馒头,了解到阿里巴巴的电子监管码被撤,了解到曾经管三鹿奶粉的那个人现在在管疫苗,我真的很心痛,为什么底层要被当韭菜一样地割来割去,用一大帮底层来喂养一小群特殊阶层。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我知道外面的世界也不那么美好,中国人也许是鄙视链的底端,但有一些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能还在外面的世界传承着,不至于整个大环境经常污浊不堪,不至于人完全是韭菜,不当人。

我相信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好,因为这几十年来,的确都在变得更好,我们国家的潜力也还很大。只是除了物质和经济,我们总有一天要回头看看,哪些东西因为跑得太快,丢了呢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